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新闻 > 数据造假丑闻对马蜂窝融资以及估值层面的影响

数据造假丑闻对马蜂窝融资以及估值层面的影响

更新时间:2018-10-24 16:38
浏览次数:
  北京时间10月24日早间消息,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万国邮政联盟总干事比萨尔·侯赛因(Bishar Hussein)表示,由于特朗普政府威胁退出万国邮政联盟,该组织将启动快速程序,可能最早于明年4月调整费率。
 
  侯赛因已经委托了一份报告,这也是其为修改新费率而迈出的第一步。“如果我们的进度够快,所有会员国家都能就问题达成一致,并作出决策,那么到明年4月就有可能调整。”他说。
 
  美国上周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流程,将从有着144年历史的万国邮政联盟退出,主要原因是对来自发展中国家的邮费折扣感到不满。中国、俄罗斯和墨西哥都可以从该折扣中获益。
 
  美国政府官员表示,这种费率折扣令美国邮政局每年花费大约3亿美元,折扣范围在40%至70%。
 
  这也再次表明特朗普政府希望退出那些无法对美国利益形成帮助的国际组织。美国生产商对此举表示欢迎,因为他们认为廉价中国产品的大量涌入对其业务形成了冲击。
 
  侯赛因表示,如果能够改革该组织的“陈旧”费率,他很欢迎美国采取的举措。但他也强调称,即便加快流程,仍然需要经过很多步骤,包括研究、提案、投票等。某项提案至少要获得其192个成员国的过半支持才能纳入考虑,获得三分之二支持才能通过。
 
  如果美国要退出万国邮政联盟,就无法接入国际邮件使用的全球处理和代码系统,所以必须要与其它国家逐一展开双边谈判。
 
  美国曾经表示,他们希望谈判一种解决方案,使之不必退出万国邮政联盟。  今日下午,马蜂窝联合创始人兼CEO陈罡表示,马蜂窝决心要成为公开呼吁告别数据造假的第一家企业。
 
  造假背后是行业潜规则
 
  2014年4月陈罡炮轰去哪儿“花钱雇人为酒店写正面评价”,称其每条500元“购买正面评价”,他表示“我认为只有真实评价才能帮助用户,这也是你我事业的根基”。
 
  几年前的旧帐成为当下事件的某种注脚:曾经号召同行保证真实性的公司,却自己干起了那样的勾当。
 
  10月21日自媒体小声比比一篇《独家|估值175亿的旅游独角兽,是一座僵尸和水军构成的鬼城?》刷屏了社交网络,由此揭开了马蜂窝的数据造假事件。
 
  其中最关键的指责为,马蜂窝的2100万条用户评论中有1800万条是从携程、美团等竞品网站抄袭而来。
 
  随后,22日上午马蜂窝发布官方声明,称点评内容只占总体数据的2.91%,平台中游记和攻略占比为78.91%,“自媒体将不法商家的违规行为归结于马蜂窝,与事实严重不符”。
 
  马蜂窝表示,涉嫌虚假点评的账号数据在整体用户中的占比更是微乎其微,并已对这部分账号进行了清理。
 
  舆论攻防战的高潮发生于小声比比的声明回击中。作者梓泉表示,这是马蜂窝故意偷换概念,用点评的字数占比总UGC产出字数的统计方法不科学,“这至少7454个抄袭账号在用户中占比并不多,但是它贡献了85%的点评啊!”这篇回击稿件得到了舆论的肯定,其声量并不亚于首篇揭黑稿,“喜欢这种有技术含量的精准打脸”,这种转发评论代表了很大部分人的心态,这篇文章的点赞数都超过了十万加。
 
  有自称前员工也在评论区“补刀”,宇宙欧尼称马蜂窝曾购买书籍《孤独星球》再润色,并成为了官方的第一版攻略。《孤独星球》为旅行攻略系列书籍,为由同名的世界最大的私人旅行指南出版商出版。
 
  被捅的马蜂窝背后是行业潜规则的又一次示众。互联网平台在上线之初,都会利用爬虫技术填充数据,这在行业内算公开的规则。陈旭印证了这一说法, “马蜂窝和穷游当时也是互相抄”。
 
  社交媒体弥漫着大众对马蜂窝“堕落”的惋惜情绪。知乎用户甜草莓称其在背离了当初内容社区的初衷,她认为如果马蜂窝定位于旅游小清新向的平台,类似豆瓣式的精神社区,依靠重度用户的分享“照样能赚得盆满钵满啊”。
 
  以甜草莓为代表的观点认为,马蜂窝的快速发展的诉求和资本的“催熟”,是如今数据造假丑闻的很大部分原因。
 
  投资人则是另外一种角度。吕道远向河豚文旅表示,“这是一个道德问题而并非商业逻辑,大众情绪的惋惜是基于马蜂窝本身是非常完美的桃子,基于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只有黑白两种选择”。
 
  陈旭认为,寄希望马蜂窝成为豆瓣是特别个人情感向的表达,“在全世界社区转向交易都是一个很难的话题,马蜂窝在这一层面上有成功尝试”。
 
  马蜂窝的商业发展路径
 
  作为同属在携程、途牛等OTA巨头旁边成长起来的UGC分享社区,马蜂窝和穷游网的商业发展具有很强的互相参照性和对比度。
 
  马蜂窝由陈罡和吕刚创立于2006年,帮助用户以游记的形式,分享旅行路书、攻略、经历等,四年后正式开始了公司化运营。穷游网则在2004年由肖异于德国留学期间创立。
 
  很长一段时间内,穷游网的社区氛围和用户粘度都高于马蜂窝,但后者的商业化变现探索要高于前者。在穷游还在尝试内容付费时,马蜂窝已经充当起了电商角色,大举介入到旅游交易环节,尝试“内容+交易”的变现。
 
  一定程度上,UGC用户本身就是高质量的旅游用户,这是马蜂窝和穷游能够在巨头之下成长起来的原因。是“轻舟已过万重山”还是“偏逢连夜雨”,其中之一可能就是独角兽企业马蜂窝近期的生存状态。
 
  今年8月份马蜂窝已开始寻求3亿美元融资,希望获得20至25亿美元的估值。于融资关键节点被爆出数据造假问题,足以显示背后暗流汹涌的商业战争。
 
  有行业人士表示,如果数据指控被坐实,马蜂窝估值将下降到只为20多亿。微影资本董事总经理张熠则对河豚文旅(ID:hetunwenlv)表示到,“有直接的负面影响,但至于多少还不好说”。
 
  也有不一样的意见。聚元资本投资经理吕道远表示,这起事件没到影响公司经营层面,寻路记创始人陈旭对我们表示,社区数据是马蜂窝五年之前讲的故事了,现在投资人会看GMV,“不会对其融资造成决定性的影响”。
 
  目前而言,数据造假丑闻对马蜂窝融资以及估值层面的影响,还无法被证实和证伪。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将又是一起互联网平台造假的原罪案例,一如早期淘宝、拼多多以及58同城,“数据层面,有几个互联网平台经得起推敲”。商业资本逻辑与大众情感相悖的情况时有出现。
 
  
 
  
 
  
相关推荐